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寻芳不觉醉流霞 2





    宋代,皇帝常在赏花、钓鱼二馆设冥,赋诗娱乐。《渑水燕谈》载:"宋制,赏花、
钓鱼二馆,惟直馆预坐,校理而下赋诗而退。"就是说,皇帝参加宴会时,座中惟预先留
有直馆(负责官员)的位子,校理以下官阶的只能站在一旁不得与宴,并且即景作完诗
后,就得退出。宋太宗时,一次开宴,校理李宗谔即席赋诗道:"戴了宫花赋了诗,不容
再见赭黄衣。无谬独出金门去,还似当年下第时。"在诗中发了一通牢骚(赭黄衣,即皇
袍,代指皇帝)。太宗听到后,就让他坐到宴席中去了。从此,"自校理而下,皆与会也
"。《渑水燕谈》又记一事:"杨文億公,初为光禄丞。太宗颇爱其才。一日,后苑赏花
,宴词臣,公不得预。以待上诸馆阁曰:"闻戴窗花满鬓红,上林丝管醉东风。蓬莱咫尺
无因到,始信仙凡迥不同。"诸臣不敢匿,以诗进呈;上诘有司何以不召?左右以未贴职
例不得预。即命億值集贤院,免谢。令预晚宴,时以为荣。"

  皇帝、朝廷如此,自然是上行下效,士宦之家及民间赏花活动常举宴设席,不过是辇下
风气没延的结果。

    北宋时,西京洛阳牡丹极盛,声名振天下,花开时节,洛阳太守作万花会,宴集之
所,以花为屏帐,至于梁栋柱栱,皆以水竹筒贮水插花钉挂,举目所见都是花。到了北
宋后期,扬州的芍药花也大红大紫,当地人认为并不逊于牡丹。时蔡京任扬州知府,也
仿效洛阳,作万花会,用花千万朵,以后年年如此,奢华靡费,劳命伤财。哲宗元祐七
年(1092),苏东坡知扬州,正遇芍药花时,属官汇报旧例,东坡知道此会已成一大民
害,立即罢之,州人都欢欣鼓舞,感激东坡做了一件顺应民心的决定。①

    自然,花会不能一概而论说不好,小型的如家宴式的,
    ①见宋·苏轼《东坡志林》卷五,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九。
或在公共场所招集一些同道,品鉴花草,或民间自发地形成一些观光花会,其乐也融融
,更无责备之由。即以东坡为例,他官运偃蹇,曾贬谪海南。他本以为菊花开时即重阳
,没料到他在那里亲手种下的菊花到了仲冬方才开放,这当然是岭南气候炎热的缘故。
于是他只得捱到十一月十五日置酒宴客,补作"重九会"。重九会,尝菊之宴也。

      再如《诚斋杂记》提到的雅韵欲流的"飞英会"。书中说,范蜀公居许下,造一大
堂,题额为"长啸"。堂前有酴酥,高广可容纳十个客人。春季花繁,宴客其下,互相约
定说,如果有飞花坠落在某人酒杯中,此人必须罚饮一杯。正当大家笑语喧哗之际,一
阵微风拂来,花瓣纷纷落下,满座杯中都飞入了酴酥,结果人人受罚。事后人称此会为
"飞英会"。

      宴饮最好有时花助兴,反过来,时花也需宴饮捧场,这是古代长期风行的观点。
上面这许多故事,我们可以说已领教过了。花与酒之间,把它们互相依托的关系看得极
重且明确说出来的人,宋人陈尧佐大约是主要的一个。陈尧佐,字希元,世称颖川先生
,北宋端拱进土,景祐年间曾任宰相。他退居郑圃时,有一年春天,任西京知府的张士
逊熟悉他的嗜好,派人给他送去姚黄魏紫等牡丹名品及美酒。他作诗答谢花:"有花无酒
头慵举,有酒无花眼惓开。正向西园念萧索,洛阳花酒一时来。"①赏花而无酒饮,脑袋
会昏昏抬不起来,饮酒而无花赏,眼皮会打架张不大开,这种
      ①见宋·孔平仲《谈苑》、宋·李献民《云斋广录》。二书文简而稍异,这里互
补综合用之。
夸张的说法,直让人发噱。不过确实道出了当时世人生活的一种情趣。

    宴赏中多有丝竹管弦相伴,由此又发展出一种赏花的方式,便是对花弹琴。不过古
人主张采用这种方式应有所讲究,就是如果面对的是岩桂、江梅、茉莉等香清而色不艳
者,对花弹琴,方觉漫妙;否则便是不相称的。①

    自宋代以后,酒赏方式有些人并不嘉许,且颇有微词。明人袁宏道言辞尤为激烈,
他说;""茗赏者,上也;谈赏者,次也;酒赏者,下也。若夫内酒越茶及一切庸秽凡俗
之语,此花神之深恶痛斥者,宁闭口枯坐,勿遭花恼可也。"认为赏花要有时有地,不得
其时,而漫然招来宾客,皆为唐突,并强调;"若不论风日,不择住地,神气散缓,了不
相属,此与妓舍酒馆中花何异哉!"②所说的茗赏,就是一边彻茶啜饮,一边品赏时花;
谈赏,就是聚集宾朋,挥麈清谈,海阔天空,花前消磨、倘谈赏只是招来污言秽语,宁
肯枯坐,少让花恼。至于酒赏,被他看作是最下档的方式,这也许与酒后神志不清、杯
盘狼藉,与赏花雅事殊觉不协有关。

    撰有《凤仙谱》的清代钱塘人赵学敏对如何赏花,更有一套理论:"凡赏花宜择人:
勿以俗士;勿以喧客;勿以驵侩;勿以猾胥;勿以高阳酒徒使酒骂座;勿以纨持子弟卤
莽伤枝;勿以势宦,舆从缤纷,最为可厌;勿以村妇,采摘无状,尤难提防。宜接雅朋
,宜亲静友,煮茗拊琴,分题敲
    ①见朱·赵希鹄《洞天清录·对花弹琴》。
    ②《瓶史·清赏》。
韵;方外或名僧羽客;红粉则才妓香闺;缙绅必洛下遗英;子弟亦乌衣妙选。衣冠标胜
,即显庭亦助芬芳;咳唾生春,纵酌酒何伤德性。"他赞赏的是煮茗拊琴,分题敲韵,戒
惧的是高阳酒徒,使酒骂座,但并不反对酒赏,认为才调翘楚之上人共襄举宴,即使酒
赏又怎么会败坏德行和雅兴呢。此又是一家见地。

    最后,让我们看看历代诗中"酒赏"的佳句:"惜花邀客赏,劝酒促歌声。"①"寻若不
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②"日日花前常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③"我欲四时携酒
去,莫教一日不花开。"④"我来提壶饮花下,闲愁如雪皆消融。"⑤
    ◎苏城饮赏菜花

    清沈复《浮生六记》卷二:

    苏城有南园北园二处。菜花黄时,苦无酒家小饮。携盒而往,对花冷饮,殊无意味
。或议就近觅饮者,或议看花归饮者,终不如对花热饮为快。众议未定,芸笑曰;"明日
各出杖头钱,我自担炉火来。"众笑日:"诺。"众去,余问曰:"卿果自往乎?"芸曰;"
非也。妾见市中卖馄饨者,其担锅灶无不备,盍雇之而往,妾先烹调端整,到被处再一
下锅,茶酒两便。"余曰:"酒菜固便矣,茶乏烹具。"芸曰:"携一
    ①唐·张籍《同绵州胡郎中清明日对雨西亭宴》。
    ②唐·李商隐《花下醉》。
    ③五代南唐·冯延已《蝶恋花》。
    ④宋·欧阳修《谢判官幽谷种花》。
    ⑤清·陈履平《花下独酌》。
砂罐去,以铁叉串罐柄,去其锅,悬于行灶中,加柴火煎茶,不亦便乎?"余鼓掌称善。
街头有鲍姓者,卖馄饨为业,以百钱雇其担,约以明日午后,鲍欣然允诺。明日看花者
至,余告以故,众咸叹服。饭后同往,并带席垫。至南园,择柳阴下团坐,先烹茗饮毕
,然后暖酒烹肴。是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越阡度陌,蝶蜂乱飞,令人不
饮自醉。既而酒肴俱熟,坐地大嚼。担者颇不俗,拉与同饮,游人见之,莫不羡为奇想
。杯盘狼藉,各已陶然,或坐或卧,或歌或啸。红日将颓,余思粥,担者即为买米煮之
,果腹而归。芸间曰:"今日之游乐乎?"众曰:"非夫人之力不及此。"大笑而散。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