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有用”与红豆杉的命运





2001年10月18日《南方周末》曾民、张林报道,云南大片的红豆杉被剥皮卖钱了,记者
目睹了一棵生长了数千年之久、胸径达2.6米的“红豆杉王”被剥了皮,“只因为它的树
皮能提取世界上最昂贵的抗癌物质——紫杉醇。当地农民刘文平在今年7月份花了4天时
间才把它剥完,获利四五百元。”
  “在这棵红豆杉王的附近,还有五六棵树龄上百年的红豆杉,它们也没能逃脱毁灭
的命运,皮被剥光,树被连根砍倒,裸露的树干鲜红鲜红的,像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在
泣血。”
  据说,最近两年,云龙县被剥的红豆杉不下万棵。
  在云南丽江,红豆杉被剥皮的现象更为严重。在丽江许多乡镇上演了一场可怕的“
剥红豆杉树皮大战”。记者说,有些林区剥树皮的人多时上千人,深山密林里到处可见
拉树皮的马帮和拖拉机。
  记者在几天调查中,只见到几棵50多厘米高的活着的红豆杉幼苗,却见到了数百棵
被剥皮、似乎流着血的红豆杉树干。
  与其他行业一样,冲在第一线的一定是下层人。直接剥树皮的,是些穷人,赚的也
只是小钱。
  人民网网友洪宏说:“有关部门以及那些红豆杉加工企业,与谋杀红豆杉不无关系
,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帮凶’的角色。不从根本上解决执法上的不力,不彻底关闭红
豆杉加工厂,珍贵的而生长缓慢的、濒临灭绝的红豆杉将加速她灭绝的旅程。”

田松大侠为写博士论文到云南丽江达三月余,对红豆杉事件深有感触,在最终的博士论
文中还以此为案例讨论了“署”与森林保护等问题。
  人们看到了红豆杉的功用,而这成了红豆杉殒命的原因。以土地伦理、自然伦理角
度论,天然生长的红豆杉生来并非只会了人为之剥皮。“署”曾经不自觉地监管着当地
人对林木的使用,但随着“署”观念的淡化,不再有任何障碍阻止人们为所欲为。原则
上考虑植物的功用,不能算错。问题是考虑的时空尺度有多大,能否做到可持续使用和
发展。
  我到云南两次,一直想亲自看一下自然生长的红豆杉林,却未能如愿。在丽江玉龙
雪山云杉坪,倒是见到许多美丽挺拔的云杉(Picea likiangensis,松科,不是杉科)
,我禁不住诱惑,还上前缓慢抚摩了它的树干,细致观察了折倒的轮状树根(与长白山
山上大树一样,树虽大,但经不起大风吹袭)。我发现云杉坪土层很薄,约10-20厘米厚
,下面多是灰白色的砾石,有点像北京修马路时先放下的渣土。可以想见,地表植被一
旦被破坏, 短期想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参天大树在这样的地方长大,需要慢长的时间
。我们始终不见红豆杉的影子,问过当地牵马的村民,说是我们所到的高度还不够,不
可能见到红豆杉。回昆明,在“世博园”终于看到了红豆杉,却是矮矮的,与北京所见
差别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春天我们一家人去丽江过春节时,导游一再讲当地已经严禁
为红豆杉剥皮了。这当然是好事。可是,就在丽江古城,一个旅游定点购物场所的马路
边上,就有一小店铺在出售红豆杉木材制作的水杯,每只售价150元,多买还可打折。我
问了导游,证实这种买卖还不少,她甚至说如果想买,她可以帮助联系!看来,“一级
保护”仍然没有落实。

我国是裸子植物大国,苏铁、银杏、松、杉、柏、红豆杉等各科样样都有,红豆杉科紫
杉属就有东北红豆杉(Taxus cuspidata)、中国红豆杉(T. chinensis)、南方红豆杉(T.
 mairei)、云南红豆杉(T. yunnanensis)四种,另外此科还有三种其它属的 植物。
  在东北和华北只能见到东北红豆杉一种,北京市植物园有其变种矮紫杉(T. cuspid
ata var. Nana Rehd)。
  东北红豆杉为常绿乔木,叶呈不规则状按两列着生,与枝成45度角斜展,叶条形,
长1.5-2.5厘米。宽0.2-0.3厘米。雌雄异株。球花单生叶腋。种子为卵圆形,生于鲜红
细嫩的肉质杯状假种皮内,长约0.5-0.7厘米。
  红豆杉上的红豆像仙果一般,细嫩晶莹。鲜红的果杯与着生的翠绿羽页以互补色交
相映衬,份外妖娆。
  从长远看,解决供需矛盾,需要大力人工栽培红豆杉。据云南林业厅2002年7月的消
息,云南省已经有人工种植的红豆杉幼林1600多亩,13多万株。全省现有红豆杉苗圃面
积144亩,育苗株数1036万株。全部为1990年以后种植的,胸径均在5厘米以下,尚无蓄
积量。

如果20世纪80-90年代或者更早些时候,就注意红豆杉的市场需求,严格保护红豆杉,
早早栽培,也不至于让活了几千年的野生红豆杉被活活剥皮,酿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说到底,谁对天然林具有处置权?是人吗?什么样的人?根据什么?“我们战天斗
地,我们豪情万丈,我们天不怕地不怕。”“我们是最高等的动物,是万物之上帝。”
“万物于我有用,我便赋予其价值。大用则大的价值,小用则小的价值。”但是,按唯
物主义的讲法,万物独立自存,自有其存在根据,相当多的动植物“比我们先到”。其
实,我们只是普通的一个物种,与昆虫世界相比,就物种个数而言,我们不过是1:100万
的关系。生物多样性是保证地球生命持续生存的必要条件,即使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也
要手下留情,让其他物种能够好好地生存,让生命赖以存活的环境更美好一点。
  讲一则真实的小故事。2002年9月10日我到嘉里中心修奥林巴斯数码相机,因走错了
路意外见到一株美丽的植物。在建国门出地铁站北行,经过华润大厦和浦发银行,见一
株挂满果实的海州常山,红红的萼片托着亮闪闪的粒状黑实,吸引我停下前去观察。举
相机便欲拍摄,被门前警卫拦住。说楼前禁止拍摄 。可能是担心我为将来抢劫银行先行
“踩点”,又恰逢“9.11”前夕。当说明只是为植物拍照时,他默许了。见我翻来复去
拍摄,也凑上前观察,没觉察那植物有什么特别之处,便问:“这有什么好拍的,它有
什么用,能吃吗?”我回答:“不能吃。”这位约18-19岁的小伙子不假思索地抛出一句
:“那有屁用。”也好,如果大家都觉得它没用,至少不会滥用它。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西双版纳傣族人的智慧。到版纳旅游会见到遍地的“埋细列”,特
别是在傣家村落、竹楼旁边和马路两旁。“埋细列”是指一种豆科决明属乔木铁刀木(C
assia siamea),因树心是黑色而得俗名“黑心树”。黑心树抗旱、不择土壤、生长迅速
,萌发力极强,还可用种子培育幼苗,栽培方便。一株黑心树幼苗,只需四年时间便能
长到手腕粗。傣家人历史上学会了使用人工营造的用材林,竹楼前常栽种此树,主要当
薪材用。特别之处在于,傣家人每次并非连根砍掉树木,而是留出一米到两米的树桩,
让黑心树不久再次发出更多的新枝,以后再砍新枝用。这样,这些树可以连续为傣家服
务几十年。此做法既实际又绿化环境,还保护了天然林,真正是“可持续发展”(谁说
可持续发展观念全是外来的,我们本来也有一些,只是没有宣传开来),十分科学,也
有人文内涵,值得汉人及其他民族学习。
  末了,还有一则好消息:据《福建日报》,2002年福建福清市一都镇发现千亩南方
红豆杉群。它们是在一都镇海拔700米以上的高山密林中发现的。成材林达1500多株,树
龄基本在100年以上,其中最大一株胸径达63厘米。如果保护不好,这同样会变成一则坏
的信息。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