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朱雀桥边野草花





    来说说我的这棵草。
    远看像是一丛小竹子,但其实真的只是一棵草。夏天的山野里,也许随便就能挖到
一蓬。而我的这一盆,35元,被n多人嘲笑过。
    在大自然,看到那么多pp的花草,但都高贵的珠光宝气。我觉得我离他们很遥远,
或者说,非吾同类。
    我从来不认为谁家屋里种了好多盆花有多么好,对那些摆在办公室或大堂里的植物
们也总是漠然。我想,大概我真正喜欢的是生长在大地上的植物。
    大学里的一个秋天,曾经坐在生物园旁边的一堆破楼板上复习有机化学,看烦了,
蹲在地上看满地的狗尾草,赫然发现他们是如此的有风骨。从平板坚硬的地上长出来,
每一棵都不超过20厘米,纤细但直挺的茎,透着的是坚韧。想是经历过寒霜,棵棵茎叶
的颜色都是红中带黄,包括那些小小的、毛茸茸的花穗。蹲在地上看了好久,感叹他们
的美丽,可惜我不是摄影师。
    记得小时侯总玩过家家,通常,一块墙边的大石头就能被模仿成谁的家。每次,我
都喜欢在路边摘一大把草(那个样子和我现在的这棵很像)摆在我家的大石头上,那时
的我自然的认为家里最美的装饰就是一捧绿绿的青草。所以我说,养一棵草是我一直的
愿望。
    不过我也认为,我养不出有坚韧气质的狗尾草,我可以模仿干旱坚硬的土地,但那
些风霜雨露、那些不期而至的苦难,我没有办法。再者说,如果我要养他们,又何必如
此虐待他们。
    野草花。
    曾经,初中的一个不常用的操场上疯长了很多的紫花地丁,连成一大片,连跑道上
都是。在那以前,我从不知道紫花地丁有味道,可是那个五月暖洋洋的中午,一进操场
,我立刻就被包围在浓浓的香气之中。那个操场通常是锁着的,后来,我爬过两次门,
为了就是去感受满眼星星点点的小紫花和令人陶醉的空气。
    我的这棵草,据说叫做“爱神草”,买花的人说因为他生长出来的的花序像是一支
支小箭。fupp也说,这个草应该是买来送人的才对。呵呵,够浪漫。可惜我怎么也看不
出这种效果。
    他,是禾本科的,细嫩的茎,绿绿的叶子,远看毛茸茸的花序,仔细看有羽毛样的
雌蕊的柱头,有一粒粒鹅黄色的花药。看到他,我想起的是童年的游戏,想起的是历经
风霜的小狗尾草,想起家乡春天大片大片的麦田,想起“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诗句,想
起白米饭的香甜。呵呵,足够了吧。
    从大自然回来的路上,因为知道了晚上要去季人家,fupp说,把你的花草先寄养在
我那里吧,明天你再来拿。那怎么可以?忽然,我觉得花草就像情人,像自己喜欢的人
,既然我从那么多的五彩缤纷中挑出了他,怎么能随便放在别人那里,如果这样,我又
何必买他们回来。所以,我要带着他们走。
    看过一本书,说植物是有灵敏的感觉的。把仪器接在龙舌兰的叶子上,如果你脑子
里想我要拔了他,他会很恐惧,如果你觉得很喜欢他,他会很高兴。我就是喜欢我这棵
草,我想,聪明的他一定也知道。

    注:我的草让我有那么多联想,是因为他、麦子、稻子、狗尾草都是禾本科的。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