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洋桔梗害虫发生情形及其小黄蓟马防治研究





    
    洋桔梗害虫调查样区,以黄、蓝、绿3色黏纸与斜纹夜蛾(Spodoptera litura)、甜菜夜蛾(Spodoptera exigua)性费洛蒙诱引器调查设施栽培洋桔梗于春植期间之害虫族群发生动态。调查结果显示,设施内害虫主要以银叶粉虱(Bemisiaargentifolii)及蓟马类(小黄蓟马Scirtothrips dorsalis、台湾花蓟马Frankliniella intonsa)发生较为严重。无论新定植或宿根栽培之洋桔梗,银叶粉虱族群密度数量随洋桔梗生长期而增高,蓟马类害虫族群则于洋桔梗生长中期达到高峰,两者族群密度皆于洋桔梗采收前大幅降低。小黄蓟马为目前中部地区洋桔梗之主要害虫,由于其体积小、擅于躲藏,且世代短、易对化学药剂发展出抗药性等特性,致其难以防治。本试验应用6%高岭土溶液、11.6%赐诺杀水悬剂2,000倍及超微量喷雾机(Ultra low volume sprayer, ULV)喷洒11.6%赐诺杀水悬剂1,000倍等3种处理,比较各处理对小黄蓟马之防治率;试验结果显示,连续施用11.6%赐诺杀水悬剂2,000倍2次的效果最佳,防治率可达99.6%,且与ULV处理组之防治效果无显著差异,而6%高岭土溶液对洋桔梗小黄蓟马并无防治效果。
    
    关键字:洋桔梗、族群密度、小黄蓟马、赐诺杀、防治率。
    
    前 言
    
    洋桔梗Lisianthus (Eustoma grandiflorum)为龙胆科花卉,原产于北美洲中南部,现为全球切花销量前十名之重要花卉,其品种繁多,目前切花品系多以日本育种为主。近年来,洋桔梗逐渐跃升为国内重要外销花卉,主要产地位于中南部的彰化及嘉义县等地区。台湾洋桔梗生产主要分为秋植及春植两期,部分高冷地区亦有于7月定植之情形,目前大多以简易温室或温室种植。依2003年动植物防疫检疫局编列之「植物保护图鉴系列13-洋桔梗保护」纪录,国内洋桔梗之重要虫害有,夜蛾类之斜纹夜蛾、甜菜夜蛾、番茄夜蛾(Helicoverpa armigera),蓟马类(南黄蓟马Thrips palmi、中国蓟马Haplothrips chinensis)、非洲菊斑潜蝇(Liriomyza trifolii)及银叶粉虱(Bemisia argentifolii)等。根据学者纪录,台湾洋桔梗蓟马类主要害虫有南黄蓟马、中国蓟马、台湾花蓟马(Frankliniella intonsa)及台湾剑毛蓟马(Copidothrips formosus)(4,9),而王及陈(2006)则报导,中部地区为害洋桔梗的蓟马种类除中国蓟马、台湾花蓟马外,系以小黄蓟马为最主要害虫(1),显见不同调查时间及地区,洋桔梗的害虫相亦有所差异。
    
    小黄蓟马为杂食性,寄主植物范围广,包含蔬菜、果树、观赏植物与花卉,如番椒、番茄、芦笋、茶树、落花生、印度枣、杨桃、葡萄、柑橘、檬果、莲花、玫瑰、茉莉、菊花及洋桔梗等(1,2,3,5,17,18)。除直接危害作物外,小黄蓟马亦被证实可传播多种植物病毒,在台湾已证实可传播播花生黄化扇斑病毒(PCFV)(6)。
    
    近年来,由于气候变化剧烈,平均气温增高,洋桔梗种植面积增加及农民未适时掌握防治时机等因素,因而造成中部地区洋桔梗小黄蓟马危害日益猖獗。小黄蓟马体型极小,极易躲藏且不容易发现,通常都在作物出现明显受害征状时,才会发现遭受小黄蓟马危害,因而很容易错过适当的防治时期。又由于其产卵于植物组织内、体积小、擅于躲藏,于隐蔽处或土中化蛹,且世代短、易产生抗药性等特性(5,17),致使辖区农友常反映难以防治。基于上述原因,故当小黄蓟马严重发生时,增加其防治的困难度。依据植物保护手册,花卉类蓟马之防治推荐药剂有:40%丁基加保扶(唐菖蒲)、20%亚灭培(莲花)、9.6%、28.8%及18.2%益达胺(杭菊)、2.8%毕芬宁(菊花)、2.5%毕芬宁(杭菊)、4.95%芬普尼(菊花)、40.8%陶斯松(玫瑰)、50%达马松(玫瑰)、10%美文松(菊花)、40%福文松(菊花);虽上述推荐药剂应已足够于小黄蓟马防治使用,但仍有农友反应防治效果不佳之情形。因此为解决前述问题,以及针对其它作用机制之药剂筛选、非化学农药的防治资材开发及改善药剂喷洒技术等,皆有待进一步研究以提升花卉蓟马类防治成效。
    
    许多作物之小型害虫,如蚜虫、粉虱、螨类或蓟马等,容易对药剂产生抗性,因而近年来,除传统不同作用机制药剂轮用之防治技术建议外,许多研究开始搭配其他非化学药剂之防治资材,以作为作物虫害之综合防治技术(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 IPM)之一环。近年来,高岭土(Al4Si4O10[OH]8)常被用来做为害虫防治之资材或基质,其为非研磨性的铝矽矿物质,喷施后可于作物上产生对害虫的物理性隔离,或影响害虫对寄主辨识能力、取食或产卵等行为,甚至影响害虫之活动力及生长发育,在许多小型害虫方面,如果树之蚜虫、番茄之蓟马、洋葱之葱蓟马等,高岭土或其配方均有的相当的防治效果,甚至可降低虫媒病毒病害之发生率(13,14,15,16);故本次试验中亦探讨高岭土应用于花卉蓟马类害虫之防治效果。另外,以超微量喷雾机(ULV)喷洒药剂,探讨药剂颗粒大小是否会影响小黄蓟马的防治效果。
    
    材料与方法
    
    害虫族群动态调查
    
    为了解目前中部地区洋桔梗害虫发生情形,本试验于2010年3~5月春植期间,分别于彰化县永靖乡及北斗镇设施栽培洋桔梗专区设置害虫族群调查样区,包含永靖AI~AIII三区,北斗BI一区,共4处(AI、AII: 0.22 ha,AIII: 0.1 ha,BI: 0.06 ha);其中AI、AIII、BI三区所栽植之洋桔梗为国内自行育苗之新定植区,AII为宿根栽培区。于害虫之监测上各色黏纸最常被运用(7,8,10,11),故本试验利用黄、蓝、绿3色黏纸(215 mm×150 mm,高冠牌)进行粉虱、蓟马与斑潜蝇等小型害虫之监测与调查,AI-III三试验区各色黏纸各8张,BI试验区各色黏纸各6张,黏纸卷放,设置高度均于植株正上方处,并随植株生长高度调整;另于每试验区各悬挂2个斜纹中部地区洋桔梗害虫发生情形及其小黄蓟马防治研究15夜蛾及甜菜夜蛾性费洛蒙诱引器(中改式诱虫盒,金煌塑胶股份有限公司),悬挂高度2 m,调查两种主要夜蛾族群于设施内的发生情形。试验调查区间为洋桔梗苗期至采收前,期间每两星期调查一次,并将各色黏纸携回实验室镜检记录。
    
    蓟马玻片标本制作
    
    采集洋桔梗受害叶片及花苞,以毛笔搜集蓟马成虫并置于70%酒精内,利用Hoyer"ssolution 封埋制作玻片标本,然后置于50℃烘箱(Channel, DV602)中一星期,玻片制成后供鉴定使用。 Hoyer"s solution配方(3):蒸馏水50 g、阿拉伯胶结晶30 g、水化氯醛200 g、甘油20 g。
    
    洋桔梗小黄蓟马防治试验
    
    依据邱等人报告(5),推荐于茶的防治药剂2.5%赐诺杀2000倍的防治效果极佳,且依据各种不同作用机制药剂对小黄蓟马之生物反应试验,作用机制为尼古丁乙醯胆碱受体异位活化之药剂,如赐诺杀及spinetoram,对小黄蓟马药效佳且长(15),故本次试验将测试赐诺杀对洋桔梗之小黄蓟马的防治效益,另以超微量喷雾机(Ultra low volume sprayer, ULV)喷洒相同药剂量之赐诺杀(1,000倍),以评估改变药剂颗粒大小是否可增加蓟马的防治效果。另外,试验中亦评估非化学防治资材之高岭土对小黄蓟马是否有防治效果。本试验于2010年8月在本场设施内种植洋桔梗(Corona IV Lavender),待小黄蓟马发生高峰时进行防治试验。试验以6%高岭土(煅烧高岭土,平均粒径1.4 μ,培林企业有限公司)溶液、11.6%赐诺杀水悬剂(台湾道礼股份有限公司) 2,000倍(使用一般喷雾器,陆雄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LS-920K)及11.6%赐诺杀水悬剂1,000倍(使用超微量喷雾机,Swingtec D-88307)等3处理与对照组(纯水),进行各处理对洋桔梗小黄蓟马防治效力比较试验;试验处理时间为上午9时,各处理连续两次,时间相隔一星期。处理前及两次处理后一星期,采样调查小黄蓟马之虫口数(若虫及成虫合并计算),每处理皆4重复,每重复取4植株顶部4片嫩叶,采样后置于内有70%酒精的塑胶离心管(50 ml)内,以手摇震荡离心管以洗出叶片上之小黄蓟马,再于解剖显微镜(Leica, EZ4)下计算小黄蓟马虫口数(只/16片叶),并依下列公式计算各处理与对照组比较之防治率(Control rate):
    
    结果与讨论
    
    中部洋桔梗栽培专区害虫族群动态调查及小黄蓟马鉴定依永靖及北斗花卉专区调查结果显示,中部地区设施内洋桔梗之斜纹夜蛾及甜菜夜蛾发生率低,仅AI区有性费洛蒙诱引器有1只斜纹夜蛾纪录,于本试验调查期间,设施栽培之洋桔梗主要以银叶粉虱及蓟马类害虫发生较为严重。无论新定植或宿根栽培洋桔梗之试验区,其田间银叶粉虱族群数量随洋桔梗生长期而增高,于采收前略为下降,且以黄色黏纸具有明确之诱杀效果(图一);蓟马类害虫族群则于洋桔梗生长中期密度较高,于采收前稍降低,而蓝防治率 (%)=( 1 -施药后处理区虫数× 施药前对照区虫数) × 100 施药前处理区虫数× 施药后对照区虫数16 龙岩区农业改良场研究汇报第一一五期色及黄色黏纸对蓟马均有诱杀效果(图二)。由于不同种蓟马对于不同的反射波长的黏纸具有偏好性,如以反射波长于400~800 nm间的蓝色黏纸或诱引器(CC traps)可诱杀西方花蓟马(Frankliniella occidentalis)及南黄蓟马(Thrips palmi)(7,10,11),而绿色黏纸可吸引豆白带蓟马(Caliothrips fasciatus)(12);而在本次调查观察中发现,蓝色黏纸主要可诱杀台湾花蓟马及中国蓟马,而黄色黏纸主要可诱杀小黄蓟马。根据本次试验调查结果,中部地区设施栽培洋桔梗时,除传统化学药剂防治外,可配合使用黏纸进行害虫监测与防治,栽培初期使用黄色黏纸进行银叶粉虱之监测与诱杀,栽培中、后期时,以黄色及蓝色黏纸同时监控及诱杀田间蓟马类害虫,藉由早期的害虫管理降低采收前田间的害虫族群密度。另外,本次试验永靖AI及AII两样区于同一栋设施内,虽AI为新定植之洋桔梗,而AII为宿根栽培,但两样区银叶粉虱之族群变动趋势相似,并不受是否为宿根栽培所影响(如图一)。而以往报告中认为非洲菊斑潜蝇为洋桔梗主要害虫(4,9),然于本次调查试验中发现,中部地区洋桔梗栽培区非洲菊斑潜蝇发生数量较少;但永靖调查样区AIII中,其设施内同时栽培菊花,致使于该样区洋桔梗采收前黏纸侦测之非洲菊斑潜蝇数量极高,平均每张黄色黏纸733.8只成虫,绿色黏纸875.4只成虫,但即使如此,于田间实际观察却未发现该害虫对洋桔梗造成严重危害,仅部分叶片有幼虫钻食之痕迹,故由本试验之调查结果推测,洋桔梗栽培区域之非洲菊斑潜蝇发生,可能与栽培地区或邻近作物关系较为密切。
    
    根据蓟马玻片标本之特征鉴定,近年来中部地区为害洋桔梗的最主要害虫为小黄蓟马(图三、四),与南部纪录之南黄蓟马不同(9)。其触角8节,单眼前毛2 对,单眼间毛位于两后单眼内侧后缘与后缘角毛共4对,中央第2 对稍长,上述特征皆与南黄蓟马明显有异(3)。故虽是相同作物,于不同地区之病虫害相亦有所差异,因此相关的病虫害防治技术仍需因地制宜。小黄蓟马成虫约0.9 mm,而南黄蓟马体约1.2~1.4 mm(3),是故小黄蓟马因其体型小、活动力强、更易躲藏等特性,较南黄蓟马更能透过气流或风之带动,进行较长距离的迁移,或躲避药剂之喷洒,推测其族群扩散速度可能较快,进而造成中部地区栽培之洋桔梗受蓟马为害之问题亦较南部来的严重。
    
    洋桔梗小黄蓟马防治试验结果
    
    依本试验结果,第一次及第二次以6%高岭土溶液处理之防治率皆为0,且处理组之蓟马数量甚至明显高于对照组(表一),虽然高岭土对于洋葱之葱蓟马(Thrips tabaci)及番茄之花蓟马(Frankliniella spp.)具有很好的防治效果(15,16),然对洋桔梗之小黄蓟马却无防治效果,此结果可能与高岭土溶液浓度、作物叶片特性甚至不同蓟马之生活习性差异有关,但仍有赖后续的试验探讨。
    
    而化学药剂防治部分,利用一般喷雾器喷洒11.6%赐诺杀水悬剂2,000倍,第一次处理防治率88.8%,连续进行两次处理后,防治率达99.6%;以超微量喷雾机喷洒11.6%赐诺杀水悬剂1,000倍,第一次处理防治率60.3%,连续进行两次处理后,防治率达99.1%,且蓟马数量与对照组具有显著差异(P<0.001)(表一)。赐诺杀(IRAC:5)具神经毒性(触杀)及胃毒性,于本试验结果发现,不论采何种方式施用,相隔一星期连续施用两次后,对洋桔梗小黄蓟马均有良好防治力,此结果与赐诺杀对檬果及辣椒上的小黄蓟马之毒效试验结果相同(5,17),且于田间试验观察,赐诺杀水悬剂对洋桔梗植株无药害之情形产生,因此在进行洋桔梗小黄蓟马防治时,赐诺杀可纳入不同作用机制轮用药剂选择之一。
    
    于本试验结果中证实,以化学药剂进行害虫防治时,若药剂具有防治效果,只要掌握适当防治时机与技巧,无论采一般农药喷洒器械,或利用超微量喷雾机等微量喷雾器械,均可达到良好的防治成效。另外,虽高岭土溶液于本次试验中对洋桔梗小黄蓟马并无防治效果,但面对小型害虫易产生抗药性及环境健康等问题,未来仍应继续开发其他非化学药剂之防治资材,以期利用综合管理技术(IPM)来改善小型害虫防治日益困难之窘境。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