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室有兰花不炷香 2





    兰又不单以香而见胜。人们在与兰花的亲近熟悉过程
中,逐渐认识和领悟到,兰虽无牡丹丰容富贵之态,桃李娇
媚明艳之姿,却自有一种雅特清丽的高标韵致,让人不能等
闲视之。兰花的素洁淡泊,兰叶的碧绿长青,加之她那振世
奇香,甚至被认为是花木中个性完美的典型,连世人交口称
誉的“岁寒三友”也有所不如。“世称三友,挺挺花卉中,
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有
之。”⑦不过这是有“兰癖”的人(用当今时兴的话来说,
就是“兰花发烧友”)发表的言论,当是一家之言吧,大可
不必与之计较,争一日之短长(且不说兰是不是谈得上具有
植物学意义上的“节”)。

    爱兰成癖者,观赏兰花确乎与一般看兰的泛泛之辈大不
相同,他能从兰花的似是平凡的姿态中咀嚼出许许多多的奇
情妙趣来。明人张子薪,就是这样一个独具慧眼的观赏家。
他的朋友李流芳曾在《檀园集》中这样叙述道:
        己未春,余北上至壕梁,病还。夜则苦不寐,
    独处惘惘。非对友生流连花酒,即无以遣日。二月
    二日,与子薪、韫父、尔凝、家伯季从子,泛舟南
    郊,听江君长弦歌。值雨,子薪偕尔凝、君长宿余
    家。盆兰正开,出以共赏,子薪故有花癖,烧烛照
    之,啧啧不已。花虽数茎,然参差掩映,变态颇
    具。其葩或黄或紫,或碧或素,其状或合或吐,或
    离或合,或高或下,或正或欹,或俯而如瞰,或仰
    而如承,或平而如揖,或斜而如睨,或来而如就,
    或往而如奔,或相顾而如笑,或相背而如嗔,或掩
    仰而如羞,或偃蹇而如傲,或挺而如庄,或倚而如
    困,或群向而如语,或独立而如思。盖子薪为余言
    如此,非有诗肠画笔者,不能作此形容也。余既以
    病,不能作一诗记之;欲作数笔写生,而亦复不
    果。然是夜,与子薪对花剧谈甚欢,胸中落落一无
    所有,伏枕便酣睡至晓。从此病顿减。此花与爱花
   人皆我良药,不可忘也。

    不消说,绝意仕进,性好山水的李流芳也是一位“兰
癖”之人,才能息息相通,心领神会,留下如此佳妙之言;
更为称绝的是,因其室有兰花,并有意气相投的金兰契友相
伴,竟使他病疴消减,一如良药,当真是兰事中的一桩美谈
了。

    有人说,兰是文人的花。的确,中国的文人,十之八九
对兰花都是顶礼摩拜的。这不能不说是和大儒孔夫子的言论
有关。“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德,
不为困穷而改节。”“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
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人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一
臭,亦与之比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于
必慎其所处者焉。”⑧生长于幽岩绝壑中,抱芳守节,独立
不倚,不求闻达,无求于它物,反之,怀此馨香之质,慎独
之志,必能感化他事他物,有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般。
孔夫子因此将兰花与君子联系起来,主张君子立身处世,应
与兰花为伍,向兰花看齐,在道德修养上修炼出坚贞不二、
澹泊明志的高风亮节。在儒学的词汇中,与“君子”相对立
的是乏德的“小人”,对深深浸润于中国的传统思想和文化
的莘莘学子来说,又有什么人不愿意追效君子的兰花风范
呢!

    兰有君子之德,人们更径直号兰为君子。丹青手爱将
梅、兰、竹、菊并列,如明黄凤池辑有《梅竹兰菊四谱》,
清王概编有《芥子园画谱·梅兰竹菊四谱》等,被画界称之
为四君子画。兰含青孕碧,葱秀峭健,霜临见杀,其性不
变,娟洁清芬,自尊自爱,不随流俗,不媚世态,其贞姿高
韵,成为画家们寄托情志的最佳题材之一(见插图11);当
国家积弱遭辱时期,兰甚至成了爱国者表达民族气节的喻体
和象征。宋末元初诗人、画家郑所南为示不亡宋室之意,画
兰常露根无土,曾云:“土为蕃人夺,忍著耶!”是谓“露根
兰”,以抒发对故国思念的耿耿情怀。明清之际僧人石涛,
号苦瓜和尚,擅写兰竹怪石。在一幅《露兰风竹图》中,他
将亡国的隐痛化作笔意纵横,以清风比作大清,画兰、竹遭
到“清”风的摧残,却芳心无改,劲节不折,隐晦曲折地吐
露了自己不可移易的心志。

    人们爱兰、崇兰、育兰、颂兰,因为它芋蔚独秀,芳香
自许,姿态高雅,德操特立,故而一向是庭院居室中珍贵的
观赏花卉,给人以审美意义上的、精神上的愉悦、慰藉和享
受。如此雅致的花,若与人们的口中之食联系起来,似乎不
可想象。这不是有杀风景么?然而,怀着这样疑虑的人还没
有楚大夫屈原的思想那么开通呢。于辞赋中常以兰蕙自况。
被后世人拜为司兰之神的屈大夫,在《九歌·东皇太一》中
这样写道:“蕙肴蒸兮兰藉”,翻成白话就是,拌有蕙花的肴
肉,用兰叶包扎好蒸熟。将“蕙肴”入于歌咏,屈大夫显见
并无不妥或不雅之感。需加细辨的是,,这“蕙肴”在歌中讲
的是祭神供物,是否还作为民间饮食,那就不得而知了。汉
代,兰花入酒,则已见明文记载。枚乘《七发》:“兰英之
酒,酌以涤口。”说的就是用兰花的花瓣浸渍的一种香酒。
后来,唐诗人李桥在一首题名为《兰》的五律中还这样称
道:“英浮汉家酒,雪俪楚王琴”,说明此酒在汉代是非常著
名的。至于兰蕙之花,从明代起被用来制作花茶,记载就多
了。当你品啜着一杯浓芳四溢的兰花酒或兰花茶时,雅也
罢,不雅也罢,实则作为口腹之欲,原皆不相干的。


*1 上艹,下为外门内月(即“闲”字异体)
*2  左上未,右上攵,下厘

①见明·朱国祯《涌幢小品》卷二十七。
②《书幽芳亭》。
③《琴操》。
④《群芳谱》。
⑤见《史记·礼志》。
⑥《楚辞.离骚》。
⑦宋·王贵学《王氏兰谱》。
⑧见《孔子家语》。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