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大峡谷游记(一) 风雪中的国家森林公园





大峡谷游记
(一) 风雪中的国家森林公园
23日清晨6点半左右, 我就被一阵“闹铃”——电台音乐的噪声吵醒了,一想到今天要
赶去看日出, 顿时睡意全无。四人迅速地收拾东西,开车直奔早已选定的日出观景点Y
aki Point而去。
Yaki Point 是Desert View Drive上西边的第一个观景点,我们到达时,早有同道中人
站在崖边等候了。天气并不是十分的好,密布的乌云压得很低,但在远方,天与地平线
的交界处还可看到天空,那是一条桔黄色的亮带。晨曦的微光笼罩着沉睡的大峡谷,谷
中浮着薄薄的雾气。迷蒙中大峡谷向东西两个方向延伸开去,有些裂缝走向对面的北岬
,极目远眺,似乎每个方向都望不到尽头。我们选好了位置,虔诚地等待着日出的来临
。不过究竟太阳是从那里升起,我们几个人还颇有争议,最好的当然是北岬东边最为平
坦的地平线,可是光芒最亮的地方似乎是我们右手大峡谷南岬向前突出的一片崖角,上
面是一片松林,恰好挡住了那条天际线。时间分秒地流逝,天际线也越发的辉煌,松林
上空出现一片桃红色的彩霞,美得让人心荡神驰,可是预报的日出时间已过,太阳却迟
迟不见露面,我们只能认为阿波罗驾着他金色的太阳车从那片松林后的天际线一跃而过
,升到云层中去了。尽管有一点点失望,一点点遗憾,但能够欣赏到清晨的大峡谷,也
不失为一件乐事。
简单地吃了早饭,我们折返向西沿Hermit Road开去,逐一欣赏沿途的景点(自东向西分
别是Mather Point,Yavapai Point,Maricopa Point,Powell Point,Hopi Point, Mohav
e Point, Pima Point和终点的Hermits Rest)。宏伟壮丽的大峡谷,是值得从不同的角
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季节去细细品味的。站在大峡谷的悬崖边,可以清晰地看到地
层的断面,我们脚下是黄色的岩石,再下来大多是红色的地层,它们的断面基本都是垂
直而整齐的,似乎被切过一刀一般,然后坡度趋于平缓,形成一个台阶,上面有一些小
的丘陵,后来被我们称作“面包”,这些“面包”又被撕开成为更深更狭的裂口,直达
谷底,那里奔流着的便是科罗拉多河。
在一些景点,我们沿峡谷边的小径前行,两边多是柏树和杉树林,长的并不高,有时只
有灌丛的高度而已;树干的姿态也多样,看起来虬劲曲折,应该是和崖顶常年风大气温
低有关系。树上还常常生有一丛丛的斛寄生,这个科的植物在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地面上多是一些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地上部分已经干枯,却还一丛丛一团团地留在那里
,挺奇怪的。可惜我们来的时间是冬季,不然可以见到的动植物一定要丰富的多。汽车
走在路上,常常可以在路边看到鹿的标志,提醒过往车辆注意。记得某次我正在幻想小
鹿是如何在月光下优雅地迈步,踏着细碎的冰凌,发出小银铃的声音,旁边的人打击我
说这里这么多人,哪里看的到,鹿肯定都在大峡谷的北边。可是一会儿的功夫,野生鹿
群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所有人都激动不已,跳下车来拍照留念,后来我们又看到了多
次。回来以后查资料,发现这种鹿应该是mule deer(Odocoileus hemionus)白色尾巴
的那个亚种,体形不大,毛是暗灰色,长着非常大的耳朵。
大约在Powell Point前后吧,当我们才照完相跳下悬崖边一块岩石,一位公园的管理人
员过来告诉我们,“Snow is coming”。果然不久雪花就纷纷扬扬起来,而此时的大峡
谷完全把自己的容颜隐藏在白色的浓雾与大雪之中,不愿示人。在一处叫Abyss的地方时
,人站在崖边,连“洞”都看不见,还哪里知道下面的“无底洞”是否真的深不见底。
11点左右,我们到达这条路的终点Hermits Rest。踩着厚厚的积雪,走近一家小店,屋
外堆着木柴,散发着淡淡的松香味;屋里的石头壁炉中正燃着熊熊的火,似乎正邀请人
坐在它旁边取暖。这一切,加上窗外那纷飞的大雪,正是我梦想中的一个“白色圣诞节
”。然而,时间不允许我们多作停留。我们匆匆返回,吃午饭,又赶往东边Desert Vie
w一线。
头一天的计划本是在Desert View看日落,可是从天气来看可能性已是为零.忽徐忽急的
风雪和流淌在松林间与公路上的云雾,给行车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我们一路很谨慎地向
前开去。这一线的观景点自西向东是:Yaki Point, Grandview Point, Moran Point, 
Lipan Point, Desert View。不过大部分的景点我们都没有停,因为实在看不到什么。
返回的路上天色已晚,而雾气也加重了,有时能见度极低,路上的一些地方还结了冰。

看着这么大的雪,似乎第二天的下谷计划已不太可能,大家只能决定随机应变。晚上10
点多,朋友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告诉我外面“月明星稀”。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吧,这
么想着,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