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东风吹绽海棠开 1




    我国历代给予赞誉最多且品第最高的花卉非梅花与牡丹
莫属了,二花一号“花魁”,一号“花王”,在众芳谱中有如
双峰对峙,领袖群伦——虽说梅花似有后来居上之势。放眼
翘楚之花,如兰,有“国香”之誉,以香著称,却姿容逊
之,无以较胜;又如芍药,有“花相”之衔,色香兼具,亦
毕竟弱于牡丹一畴,难为比肩……,可见梅与牡丹,欲望其
项背者,寥寥几希。不过,梅花、牡丹也并非就那么高高在
上,不可企及,似乎除它们二者之外,生平未逢敌手。回溯
一下我国的花史,终会发现,梅花、牡丹之外,尚有一花亦
曾获得过甚为尊崇的地位,说起来也真了不得,值其盛时,
竟直逼牡丹而绝无逊色,以至当时人们用“抗衡”一辞以比
两者的关系,此花就是风姿绰约、娇艳动人的海棠花。

    海棠原产我国,从文字记载上看,晋代已经出名。据
说,那位拥有金谷园、生活极度铺张奢靡的荆州刺史石崇,
曾对着盛开的海棠叹说道:“汝若能香,当以金屋贮汝!”①
此语用的是《汉武故事》中的典故:汉武帝还在儿时,长公
主抱他于膝上,问他以己女阿娇配之好否?他笑曰:“好!
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把海棠花比作美女,也
就从此开了个头。
    ①见《王禹*2诗话》。

    在古代,“海棠”一名被冠用于四种木本植物,即西府
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和木瓜海棠,按今天科学的植物
分类法来看,它们虽都同为蔷薇科,却并不同属:西府、垂
丝海棠为苹果属,贴梗、木瓜海棠为木瓜属,差异是颇大
的,但古人因它们有许多相似处,把它们涅合在一起,号为
“海棠四品”,芳名昭彰,现代的分类学家也很无奈,虽然已
各正其类,却无法变易其名,只得因循守旧,仍称“海棠”
了。

    沈立《海棠记》描述海棠云:“其根色黄而盘劲,其木
坚而多草,其外白而中赤,其枝柔密的而修畅,其叶类杜,
大者缥绿色,而小者浅紫色,其红色五出,初极红,如胭脂
点点,及开则渐成缬晕,至落则若宿妆淡粉矣。”概括得很
细致。海棠是枝干壮实、坚挺峭立的树种,高度可达丈余,
有的甚至更高。南宋淳熙年间秦中(今陕西中部)有双株海
棠,其高数丈,与周围矮小纤弱的花木相比,“*1然在众花
之上”①,反差委实太大,荆南(今湖北南部)也有长得这
么高大的海棠;此外,还有昌州(今四川大足)的海棠粗可
合抱的记载,这自然是些有着数十年、百年以上树龄的海
棠。海棠因为结实得很,宋时居然有一位隐士叫徐*3的,攀
到自家的海棠树上,结巢为屋,若有客人拜访,引梯而上,
在巢中作接客之饮,当时黄山谷有诗称其巢居为“徐老海棠
巢”,这事也堪称世间一奇的。
    ①《广群芳谱》《阅耕余录》。

    海棠于春季二三月开花,花质柔嫩,花色艳丽,各品种
的花或是艳红,或是粉红,或是淡红,或是白中微有红晕,
总之,花多染红色,纯白的品种当然也有,偏少而已;所以
典型的海棠,往往是人们看到的那类红中有白、白中泛红的
花色,好似少女的唇颊,不胜娇羞,而绝无做作。所以王象
晋《二如堂群芳谱》这样赞道:“其花甚丰,……望之绰约
如处女,非若他花冶容不正者可比。盖色之美者,惟海棠,
视之如浅绛外,英英数点,如深胭脂,此诗家所以难为状
也。”而且每界春期,红苞金蕊应候而开之时,只见满树的
花朵,摇曳枝头,远望之,有如红霞一片,降落尘寰,令人
叹为观止。

    就花之国度而言,唐代是牡丹一枝独秀的风光日子,延
及北宋,梅花崛起,与之争雄,渐成犄角之势,而自南宋
起,梅花得理不让,遂占一先之上风,然牡丹亦未肯就此伏
首,有道是占春殿春,各擅胜场,未易分一日之短长。这只
是一个大致的情况。其实,唐宋时期,正值二花前后争胜,
傲睨群芳之际,却有海棠异军突起,虽终未能鼎足而三,但
却使二花不敢小觑,也算是风头甚健了。

    海棠所以能够斗胆与牡丹、梅花争胜,实在因为它丽质
天生,色艳惊人,这正是海棠花的绝胜处,它那雪白霞红别
具风韵的明媚花色,它那有如少女怀春娇柔婉娜的姿色,自
来为人所称道,甚至,有人认为海棠的“色”,是花中绝色,
应居花中第一!这真是惊世之评,要知道,果若如此,那又
将牡丹、梅花的颜面搁于何地位呢?然而,这种观点在唐代
已现端倪。唐人吴融作有海棠诗二首,其中一首就“毫无顾
忌”地说道:海棠花乃“占春颜色最风流”,简直是目无他
花,似乎正值朝野推慕、大红大紫的牡丹也有所不如。海棠
花姿颜色的美,确乎令许多人为之心醉,以至我们常常读到
这样的诗文:“淡淡微红色不深,依依偏得似春心”(唐·刘
兼),“东风用意施颜色,艳丽偏宜著雨时”(宋·赵*4),“今
日栏边见颜色,梦魂不复到西州”(宋·韩维),“海棠不惜胭
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宋·陈与义),“蜀姬艳妆肯让人,
花前顿觉无颜色”(宋·陆游),等等,竟都抓住其“颜色”
不肯轻易放过。由于海棠自有其独具魁力的高姿雅态,遂在
唐代获得了一个“花中神仙”的雅号①;并于北宋第三代皇
① 语出唐相贾耽《百花谱》,此书已佚,转引自宋·陈思
《海棠谱》卷上。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