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ICP备12020443号-7(分站点3@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北纬25"10"41.4",东经116"58"34.9")
客服电话:18950888550、18950888778; 客服QQ:5515465
跳过导航链接
未登录 § 更改密码 | 登录  




   我的水仙朋友





很久很久不曾哭了(除了在生日那天孩子般的流了泪),久得怀疑自己的泪腺永远
的堵塞了。只会偶尔的让眼眶热一下,仿佛烟薰,热只在瞬间。于是我真的以为自
己是不会哭了。因而当从那座破旧的楼里出来,从那长长的铁门间跨出,听着灰暗
的城市呼啸在身边,眼眶再度热起来时,我告诉自己,那是一片落早了的雪花,它
会融化在拍合的睫毛里,无论它如何的冷着了眼睛。于是雪花真的不见了,空荡荡
的眼睛伴着空荡荡的双手。

前一刻还捧着黑色盘里的水仙,如同捧着一盘脆弱,穿行在没有红绿灯的街头,躲
着出租车的混乱。这一刻什么也没有了,每一步却踩在坚实的路道上。

初见到"清芬六出水栀子",脑海里总是浮现水仙的模样。栀子的叶太盛,花开得再
素净再清香也无法有那般清芬与出水的意境,即便有也是象热闹里的寂寞,永远是
在热闹里,埋得叫人触摸不到。水仙也许太直白,它的纤细,它的挺立,它的素雅
,总是在你看见的第一眼就展现了,但那份直接却能在"伤残徘徊的心情般的冬天
"里给予人不停的期盼和温和的笑意,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时教会我们念"轻松"与"简
单"。

快到元旦的时候会在匆忙的脚步里寻得一些闲情,趴在窗台上等着花苞的绽放;会
在新年的钟声里数数花有几朵,盘算还能看多久的水仙闻多久的清香。于是今年想
刻一次水仙,看经过自己手里的生命能存活多长。

有阳光的中午坐在窗前,剥着褐色的干鳞片和白色内鳞片,一层一层一圈一圈,然
后用刀子轻轻挑开包着叶子的皮,于是看见花苞,看见叶子上被切的伤痕。在别人
的指引下割完了水仙,开始浸泡粘液。不停的换水,不停的清洗刀口处的粘液,一
天半后水仙转移到了黑色花盘里,刀口处盖上了浸湿的棉花,盘里是拆散的贝壳链


买水仙时也曾想过要把它送人,从师妹到认识的朋友,念头转了很久,半是怕厚此
薄彼的失衡半是舍不得,决定留着它。然而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最终还是决定送
人了,于是有了去花市拣来的一日春天,有了黑色的花盘。

然而泡尽了粘液的水仙,初时的伤痕渐渐的把泛黄的叶子一片片断开。看着逐渐孤
零的花苞,我动摇了对它的信心,在别人的预言里用花盘装了不是自己刻的水仙送
了人。自己亲手刻的水仙还留在身边,阳光里,叶子渐渐的绿了,绿了很多。

决定替换的那一刻,听着别人对我刻的水仙说这说那,差点又要让眼睛被薰了:
PP于是捧着它走向那座楼,会觉得手里的心意是那般的脆弱。看见了熟悉的人,感
觉有面篱笆,简陋却真实的亘着彼此,于是匆匆的逃。不知道别人亲手刻的水仙是
否会在那里自由的生长,开着白色的花吐着黄色的蕊。

第一次亲手刻的水仙还在我身边,不知是该高兴它的留下还是为它的无法出走叹息
,也许这只是花各有其命。幸好,无论哪一个都与我遭遇过,都是我的朋友。



   本产品其它图片(请点击图片,看大图)


   所有本类产品